<tbody id="1elrd"><center id="1elrd"></center></tbody>
    <em id="1elrd"><object id="1elrd"><u id="1elrd"></u></object></em>
    <th id="1elrd"><track id="1elrd"><sup id="1elrd"></sup></track></th>
  1. <dd id="1elrd"><big id="1elrd"></big></dd>
    首頁 >  > 正文

    歌后周璇,不知父母何人,4段感情無疾而終,37歲死在精神病院

    2023-01-10 13:13:19來源:互聯網

    "我是歌后一個凄零的女子,我不知道我的周璇終歲誕生之地,不知道我的不知父母,甚至不知道我的父母姓氏。"

    她是何人在上海名噪一時的"金嗓子",是段感"中國電影世紀獎"的得主。她給人帶來一片星光熠熠,情無是死精神病讓男男女女艷羨不已的"巨星"。但她也是歌后無父無母一生飄零的孤女,掙扎于求愛與背叛之間,周璇終歲她就是不知周璇。

    在1920年,父母周璇出生于江蘇一戶普普通通的何人人家,沒等享受家庭溫暖,段感就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情無變故改變了人生。

    在三歲時,她被家中舅舅拐賣到了金壇縣的王家。

    圖 |"金嗓子"周璇

    自此,周璇人生罩上一層悲劇基調。

    王氏夫婦對這買來的小姑娘不甚上心,打罵了幾日又轉手把周璇賣到上海的周家,王小紅變為周小紅,不變的卻是她寄人籬下的遭遇。

    周家貧困,養父又愛抽大煙,全靠著養母與周璇洗衣維持家用。此時周璇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,頗有姿色,禽獸不如的養父看見"商機",便把周璇綁到了妓院,企圖賣她填補賭債。好在不幸中有萬幸,養母在最后關頭于心不忍,及時出手搭救,周璇才逃過一劫。

    一路輾轉三個家庭,顛沛流離,周璇雖然口上喊著這些人爹娘,但對于真正的父愛母愛,卻是半點也記不得了。也正是這些悲慘經歷,給周璇的幼小心靈里種下了一股渴望被愛和渴望愛的欲望。

    缺少愛的姑娘總是容易在人生當中過于莽撞,猛撞后受傷,在下次追尋愛的過程中,再次惡性循環,終其一生逃不出缺失愛的魔咒。這就是周璇人生悲劇的根源。

    在12歲這一年,周璇站在一個干果攤前,跟著留聲機不自知的唱歌,那清純優美的歌聲一下子就吸引了鄰居張錦文的注意。他從未見過這樣有天賦的少女,如獲至寶般將周璇帶入了明月歌舞團。

    圖|歌舞團中的周璇

    她聲音純凈,天賦極好,但有一點不好,她又香又糯的江南口音讓人提不起興趣。為改掉這一毛病,她主動向團里的音樂老師嚴華求助,逐字逐句學起北平口音。

    在耳鬢廝磨之中,周璇記住了北平話,也記住了嚴華。

    圖|周璇與嚴華

    沒過多久,她被安排在歌舞劇《特別快車》中擔任主演,演唱時場場火爆,被無數人稱贊。

    這種婉轉沉靜又透露著堅強的聲線在當時頗受歡迎,一句"與敵人周旋于沙場之上",獲得了觀眾以及權威音樂家的一致好評,為了打響天才演唱少女的名號,明月歌舞團的老板黎錦暉便借著這一句歌詞,特意將當時略顯土氣的"周小紅"改為"周璇"。

    其實周璇根本不善于和人"周旋",她在原生家庭的打罵中對世態炎涼一概不知。

    1933年,王人美等"臺柱子"紛紛從明月歌舞團出走,歌舞班眼看著就要解散,周璇擔憂自己回家后還會被賣入妓院,卻被一雙大手安定了心神。

    嚴華說:"我不會不管你的。"

    在嚴華的推薦下,周璇加入新華歌劇社,一首《五月的風》把她的美散到了上海每個角落。

    唱而優則演,周璇的可人外表要比歌喉更能吸引人的眼球。在1937年,她便參演了紅極一時的《馬路天使》,影片中女主角與她一樣也叫小紅,自幼被拐賣,終日歌唱為生。

    女主角的人設就像是從她人生中拓下來的一般,一樣的失去父母,一樣的靠賣唱為生,也一樣有著俏皮笑容。此類感同身受的遭遇也給了周璇極大的表演動力,她演繹的就是自己,而這份純粹真摯的"本我"也打動了臺前無數觀眾。

    這部《馬路天使》讓周璇在影視界一炮而紅,影響力巨大,現在都被評為"百年百部最佳華語片"。

    但人生的繁華對于周璇來說,并不是好事。

    "浮云散明月照人來,團圓美滿今朝最,清淺池塘鴛鴦戲水,紅裳翠蓋并蒂蓮開,雙雙對對恩恩愛愛,這園風兒向著好花吹,柔情蜜意滿人間。"

    一首《月圓花好》唱出了周璇對于愛情的向往,也暗藏她對嚴華懵懵懂懂的仰慕。

    在嚴華去南洋巡演之際,周璇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,將載滿了仰慕之情的日記本塞到了嚴華的手里。

    得知了周璇心意,嚴華不到一年就著急回國,二人很快共結連理。

    圖|周璇與嚴華結婚照

    這是周璇人生當中最幸福的一段日子,也是她與"被愛"最接近的一段日子。

    但由于兩個人身份的限制,他們總是街口議論的焦點。

    在1938年,已經懷孕的周璇回到上海,簽約國華影業公司,開始了連軸轉的工作安排。在這短短的一年里,她足足拍了有7、8部電影,一會兒活潑,一會兒溫柔寧靜,作為上海票房扛把子,她不能休息,公司也不允許她休息。

    閑言碎語隨著她的熱度飄向大街小巷,八卦新聞里她的緋聞沒有斷過。

    此時周璇忙于演出,很難顧及到這些花邊新聞,更無法滿足丈夫的情感需求,再加上工作要求,她不得不與國華老板柳中浩來往密切,街頭巷尾的議論更甚。

    一直隱匿在幕后工作的嚴華便再也按捺不住了,兩人感情出現裂縫,動輒大吵大鬧,分居兩地。

    而就在這時,周璇因為過度疲勞,失去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,馬不停蹄的演出讓她身體損耗嚴重,幾乎每晚都要失眠頭痛,這給她患上神經疾病埋下病根。

    嚴華再也不能給她帶來情緒上的安全感了。媒體的推波助瀾給二人心中埋下尖刺,嚴華想東想西,周璇也患得患失,就在婚后第三年,他們在緋聞中變成了傳媒的犧牲品,佳偶變怨偶。

    現在看來,當年周璇不是不愛嚴華,而是根本不懂得如何處理親密關系。嚴華同樣無父無母,兩個人在情緒的沖擊下不懂的退讓溝通,也不懂得如何共情他人。

    分道揚鑣后,嚴華甚至摔爛了自己與周璇所有的合唱唱片。愛之深,恨之切。

    后來許久,周璇都對愛情心灰意冷,干脆搬入了柳中浩家中,似乎是破罐子破摔,但沒想到柳中浩也是豺狼虎豹,只想讓周璇做"搖錢樹"。在拍完《夢斷關山》后,周璇便忍無可忍與柳中浩解約。

    圖|電影中的周璇

    此時太平洋戰爭爆發,本來歌舞升平的上海瞬間被日軍占領,電影業也進入最黑暗的一段時期。周璇不知道找誰依靠,而日本人又因為她的名氣處處緊逼,"請"她演唱一首帶有侮辱性質的《支那之夜》。

    周璇不愿做漢奸,堅決拒絕,可她也沒有可信任之人傾訴內心,只能將所有恐怖情緒埋在心里,這也導致了她整日惶恐難安,失眠頭痛。當時就有醫生下了診斷,如若精神壓力再不放緩,她必將走到瘋狂。

    她這股極端情緒直到遇到石揮才完全釋放出來。石揮在上海劇藝團工作,獨特的表演天賦讓他能惟妙惟肖地模仿許多人物,常常把周璇逗得咯咯直笑。

    有石揮做精神安慰,周璇便有機會分出一部分精力尋親,她拜托電影公司為自己公開尋母,可來了幾個人,都對當年細節說不上來,眼看著劇本里主角闔家團圓,自己還是孤苦無依,她不禁悲從中來,心中不安更重。

    1946年,周璇因工作來到香港接拍《長相思》。臨行前石揮才對她表露心跡??芍荑皱e估了自己對愛情的掌控能力,到香港后她如同當紅炸子雞,她柔美的聲線將《夜上?!分蟹比A盛麗、鶯歌燕舞的光鮮亮麗娓娓道來,滿是浮生若夢的迷醉感。

    事業的風生水起,暫且沖淡了周璇對于愛情的心思。眾多小報花邊新聞此時又開始沖擊她的心智,報紙上石揮身邊的鶯鶯燕燕不少。周璇復燃的愛情火焰開始慢慢熄滅,她渴望愛,但又總是對愛滿是懷疑,多疑,這也注定她無法完成在感情上的自我救贖。

    圖|青年石揮

    再見石揮時,她什么也沒說,兩個人相顧無言。一段契合的愛情剛剛翻起扉頁,就被人匆匆合上。

    受此打擊,周璇的精神生活更為脆弱,一個叫朱懷德的年輕男人卻開始對其大獻殷勤,四處找醫生為她療養看病。

    沒有從上段感情汲取經驗的周璇還是被花言巧語騙去了,沒過幾天就被哄住,滿心歡喜地搬去與朱懷德同住。

    在人生漩渦中起起伏伏,周璇已經視財若無物,只求能夠得到一份長久陪伴的"愛"。

    看到周璇如此好騙,朱懷德干脆獅子大開口,用貨幣炒賣的借口把周璇的積蓄全部騙了過來,拍拍屁股就回了上海。

    周璇在香港安心等待著心上人歸家,可左等右等,等到發現自己懷孕,朱懷德還是沒有蹤跡。

    朱懷德知道周璇是個麻煩,便假托生意忙,跑了個無影無蹤。周璇氣不過,生下孩子后跑來上海與朱懷德理論??蓻]心沒德的朱懷德居然拿著周璇心底最深處的痛對其加以攻擊,他抱著舞女挖苦道:"這孩子怎么能是我的,恐怕和你自己一樣,是領來的吧?"

    圖|周璇與大兒子周民

    這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曾經在熱戀里出于信任剖開的傷疤,居然成了情人斬斷自己心智最后的利刃。

    1951年,她受邀參與拍攝《和平鴿》,片場忽然有人提起"驗血"這一情節。

    面對著推到自己面前的棉簽針筒,周璇愣住了,仿佛對方是在要求自己去做"驗血"的具體事宜,激動下手足無措,尖叫道:"是你的骨肉,就是你的骨肉!驗血!驗血!你們都走開,讓我孤獨吧!"

    這好似是對朱懷德的控訴,也是對自己人生的抵抗吶喊。

    圖|少女周璇

    在聲嘶力竭后,她陷入了長時間的死寂,精神徹底崩潰。

    在療養院里,她也曾幸運地擁有過一絲溫暖。有位片場美工唐棣之前便仰慕周璇,在周璇入院后,他也任勞任怨地照顧著她的生活,逗她開心。在這期間,周璇還為唐棣生下一子周偉。

    本來周璇的生活就該在這里塵埃落定,但天不遂人愿,唐棣也沒能彌補她原生家庭中缺愛的裂洞。

    后期撫養周偉長大的黃宗英曾評價:"我不太了解這個人(唐棣)。五十年代,他領著個孩子跑東跑西,到處要錢,要知道周璇是個精神病人啊,怎么受得了……周璇大櫥里有許多東西 名貴裘皮大衣什么的,后來她瘋了,送精神病院后,再去看,就什么也沒有了。許多人都說是他串通女傭人,做了手腳……"

    圖|病中的周璇

    朋友們懷疑唐棣照顧周璇是"圖財",再加上周璇身邊名貴物品接連丟失,他們干脆將唐棣送到警察局,唐棣便因"詐騙罪和強奸罪"被判入獄。

    渾渾噩噩的周璇已經失去對事情的基本認知,她哪里知道其中彎彎繞繞,只知道自己身邊的伴侶失去蹤影。就算一年后唐棣出獄,周璇的朋友們依舊不讓唐棣前去探望,這期間周璇不交際不唱歌,活像個木偶人。

    1957年,周璇在不間斷服藥中病情有所好轉。她在報紙上寫下公開信:"我的病已經好了,就快要出院了,快要工作了。"中央新影也帶團隊來療養院拍攝了《訪周璇》,影片中,她唱歌、打球,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。

    然而,讓人始料未及的是,不過兩個月,她被查出患上急性腦炎。

    也就是在這一年,周璇久尋不見的親生父母來消息了。

    常州蘇家的顧美珍已經尋女兒尋了二十多年,在報紙上看到周璇住院消息后,萬分確信這就是自己被拐賣的蘇璞,急匆匆辦了退休手續趕往上海。

    由于擔憂突然相見會刺激患病中的周璇,因此二人的相見是單方面的認親。

    圖|周璇親妹妹蘇瑛

    不知是悲傷還是激動,顧美珍一言不發。倒是見過周璇的兩位妹妹蘇莉和蘇青出面,對記者解釋:"周璇和家里人長得很像。"

    可憐周璇直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早已見過生母親人,依舊沒解開心結的她臨終只有一句話:"我命苦,一直沒再見過親生父母……"走時年僅 37 歲。

    她這一生經歷過太多的離亂,紅顏命薄,實不欺我。一生四段感情,真正兩情相悅的第一段婚姻被流言所害,第二次又色令智昏,第三次再落陷阱。唯一一個惺惺相惜的石揮,卻像流星一般閃過,毫無緣分。

    或許來生,她能少些遺憾悲戚,找尋到求而不得的真愛。

    97免费人妻无码视频,公和熄洗澡三级中字电影,姐姐真漂亮高清在线观看,男人的网站